您好!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新四军四明山南部红色纪念园开园
发布时间:2018-04-13 来源:学会处 字体:[][][]
更多 0

                                              1.jpg

 

  “传承红色基因,弘扬四明精神”,4月12日上午,在海曙区章水镇赤水村,新四军四明山南部红色纪念园开园。来自北京、南京、上海、杭州的浙东区党委书记谭启龙的大儿子谭大骏、浙东游击纵队司令员何克希的女儿何竞生、浙东游击纵队政治部主任张文碧的大儿子张溪、浙东游击纵队参谋长刘亨云的儿子刘康宁、浙东人民解放军第二游击纵队副司令刘发清的女儿刘建文,浙东抗日根据地革命先辈的子女,宁波市委宣传部、市文广局、市社科联、宁波市关工委、海曙区委组织部、章水镇、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有关领导等200余人参加开园仪式。

  为了更好地传承红色基因,去年,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和四明•慕天山庄携手,打造新四军四明山南部红色纪念园。2018年初,经四明山崔岙老党员崔志贤的儿子崔锡华(慕天山庄主人)划出一条长廊和一座房子,提供装修资金,建成了新四军四明山南部红色纪念园。纪念园以“红色长廊”“新四军史迹纪念园”为主体,以图文介绍、实物展示、视频播放等形式,再现了70多年前发生在章水镇及其周边区域的新四军革命历史事件和英烈故事。




  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2017年冬季到四明山南部章水、崔岙、冷饭坑、青草湾、细岭、杜岙、大俞等村访问三老人员及其子女和后代,又从谭启龙、何克希、张文碧、刘亨云、鲁冰、刘发清、周飞、毛雪艇等新四军老领导、老战士的回忆及子女回忆中,搜集到十余万字史料、照片等实物。

  红色纪念园集中反映了1943年10月,国民党反共顽固派在天台县里召开反共会议,纠集十倍于我之三万大军乘日军1500人向四明山侵犯之间,成立了前进指挥部向四明山进攻,我军何克希司令员连续发出四个电报,呼吁一致对日,共同抗日,可是反共顽固派置若罔闻。11月19日,挺三向姚南蜻蜓岗我军五支队阵地进攻,我军击退敌军数次冲锋,毙、伤、俘百余人,当晚我军向大俞出击,击毙其营长以下40余人,我三支一大队长蓝碧轩不幸牺牲。11月24日晚,我军得悉挺三贺钺芳在奉西北东、西岙宿营,我军赶到,在何克希司令员指挥下消灭东岙之敌,顽军一部猛冲到我商量岗指挥部,当时仅谭政委和张文碧主任及一个警卫班,谭政委、张文碧主任亲自拿起快慢机枪和手榴弹,何司令、刘参谋长调动部队上来,在东西岙打了一整天,毙伤其支队长、大队长以下200余人,贺钺芳腿部打伤,逃回嵊东,我三支一大队长陈清牺牲,就在这次战斗第二天,我四明地委书记陈洪在姚南紫龙庙开会去的途中,被挺四田岫山部打中牺牲,我军指战员非常愤恨,在1944年2月11日,围攻梁弄前方村田岫山老巢,正在进攻时,突击营在后面围了上来,腹背受敌,我军失利。2月11日、12日、13日,区党委决定并请示华中局和军部分散游击,谭、何、张率三支队、教导大队在15日渡大西坝冲破土顽宋清云和日军阻拦,突围到了三北继续抗日。刘亨云参谋长率五支队和警卫大队在四明山坚持。

  1944年2月21日,顽浙保二团从鄞江区垣村后隆进入,一路逮捕了年轻的区委书记李敏和袁春妍(女)、税卡人员胡公民,以及由李敏抬来在樟村养伤的新四军伤员(不知道姓名),当天在樟村街上残酷地刺杀李敏等五人,激起了四明山人民愤怒。在周公宅宿营的刘亨云参谋长和五支队、警卫大队也非常愤恨,顽浙保二团从密岩上山要去打新四军,刘亨云参谋长和五支队在桃坑(茶坑)爬狗岭设伏,敌人上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鼓作气打得浙保二团人仰马翻,毙、伤、俘顽敌300余人,毙敌大队长、大队附各一名,缴获子弹一万发,发现背后有二营突击营两千人围了上来。当地红色保长陈丕如率三四十个民兵抬担架,并放火烧山,趁烟雾掩护新四军突围。事后,陈丕如老保长叫民兵打扫战场,遍山坡都是尸体,新四军指战员都穿着灰色制服,发现有23人,当地村民献出几口寿材,其他新四军忠骸就洗清后埋在山坡上,当时不可能立碑,解放战争中也不可能立碑,因为国民党反动派要挖掉,周公宅造水库时就作为无主坟墓沉没在库底了。陈丕如老先生的孙子陈济开,现在章水镇修镇志,专门回忆写了一篇回忆文章。刘亨云参谋长和鲁冰同志都有详细回忆,鲁冰同志八十年代还专门到龙观后阵山上找过救他的山民,可是找不着,十分遗憾。

 新四军四明山南部纪念园,这些可歌可泣的故事很多,集中反映了新四军不忘初心,为了人民,忘我献身的精神,也反映了四明山人民热爱新四军,支持新四军,与人民军队心连心的故事。

  四明山南部的细岭村还有一个王厚生中队长。王厚生是江苏沛县人,1939年参加革命,1942年10月从三北游击司令部调到鄞西当中队长,1943年在鄞西小灵峰伏击日伪军时,打死打伤敌人十余个,当他去缴日军抱着的一挺三八机枪时,被敌人击中右腿,因没有后方医院,只好用木锯锯去右腿,部队就把他安排到细岭养伤、成家,做了四明山人。新四军北撤,他失去了生活来源,顽强地开荒、摆摊,与坚持在鄞西的特派员陈爱中联系上,1947年1月,又参加细岭乡公所缴枪战斗,他的媳妇把他的事迹写了出来,薛驹同志很敬重,写了“抗日爱国志士王厚生”字,慕天山庄的主人为他在山庄里建了一座亭子、立了一块碑。

  原宁波晚报记者  龚国荣

 

5.jpg


快捷服务区